快捷搜索:    名称  美食  美女  as  交警  test  xxx

整肃ICO--当极客的理想主义沦为投机者的暴利工具

2017年9月4日,一行三会、网信办、工信部及工商总局联合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不少ICO平台选择暂停业务,代币市值应声全线下跌。图为比特币中国行政总裁李啟元。(东方IC/图)

(本文首发于2017年9月7日《南方周末》,原标题为《当极客的理想主义沦为投机者的暴利工具 整肃ICO》)

ICO本有着“技术江湖”的意味,是理想主义的产物。但今年以来,随着投资的技术门槛降低,在“一币一别墅” 等暴利创富神话的驱使下,大量的区块链外行涌入到这个领域,ICO原有的生态也发生了改变,终于迎来监管重拳,陷入一场币灾。

酝酿一段时间之后,监管层终于出手。

2017年9月4日下午3点,在中国人民银行官网的头条位置,挂出了一条央行、网信办、工信部、工商总局、银监会、证监会、保监会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公告——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其中对ICO(代币发行融资)的定性极严厉:“(ICO)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,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、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、金融诈骗、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”。

公告还要求,即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。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,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,妥善处置风险。

2017年7月中旬,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。本次整肃ICO市场,被许多人视为是金稳会开始发挥作用的体现。

“公告发布后,央行约谈了一些ICO平台,谈的主要是维稳。”一位ICO资深玩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监管重拳出击,代币市场价格全线应声下跌。比特币20分钟内跌去近2000元,以太币暴跌10%。根据知名数字货币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,从9月4日下午3点后的24小时里,该网站统计的九成以上数字货币大幅度下跌,有的跌幅甚至超过了60%。一时间,代币投资者们的微信群里哀鸿遍野。

“2014年时,ICO还仅仅存在于懂区块链技术的技术极客里,投资门槛很高。项目发起者写一个地址,只有懂技术的人才能将货币打到那个地址上。”从2013年开始接触数字货币的黄世亮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他曾参与过多个早期的ICO项目。

那个时候的ICO有着“技术江湖”的意味,是理想主义的产物。但从2017年开始,随着各种ICO平台、ICO钱包的兴起,使得ICO的门槛大大降低,普通大众只要下载一个“钱包”,或在平台上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参与。在ICO创富神话的驱使下,大量的区块链“小白”(指外行)涌入到这个领域,ICO原有的生态也发生了改变。

狂欢落幕

2017年6月中旬,央行工作人员找到比特时代CEO黄天威,希望他能做一份关于ICO的调研报告。

那个时候,数字货币市场正迎来一波涨价潮,在圈内也流传着多个版本的ICO造富神话。国内投资者开始热情高涨地寻找可以投资的ICO项目,各种鱼龙混杂的ICO也开始扎堆出现。黄天威通过对各个平台进行检索,发现在当时全国已经有四十多个ICO项目,融资规模达到了20亿人民币。而实际上,项目数字和融资金额可能会更大更多。

根据新加坡市场研究公司Smith&Crown的数据,2017年年初到6月份,全球范围内总共才有65个ICO项目,融资规模为5.22亿美元。

ICO在中国的突然崛起,令央行等监管部门措手不及。不过,对于这一新事物,央行观望了一段时间,并没有急着下结论。

黄天威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,当时由于央行内部人士对ICO了解不多,相关专业的工作人员也不够充足,就邀请了包括比特时代在内的多家数字货币机构对ICO进行调研。

黄天威是一个早期的数字货币玩家,他曾经历了以太坊、The Dao等经典的ICO项目。但是当他看了今年很多项目的白皮书之后,觉得并不靠谱,项目的设想很难实现。不过,由于那时候还不断有新投资者涌入,这些ICO所发行的代币依然保持着上涨趋势,还没有出现崩盘或者发起人跑路的现象。

投资者也都沉浸在财富的狂欢中。数字货币网站coindesk的数据显示,从2017年4月份开始,ICO的融资总量开始陡增。4月1日全球ICO的融资总量是3.34亿美元,到了8月22日这个数字变成了17.82亿美元。

在2017年7月刊的《当代金融家》杂志上,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曾发表文章《数字加密代币ICO及其监管研究》,这是中国学界和业界最早系统分析ICO的文章。在文章中,姚前认为ICO日渐成为区块链项目发展的重要融资渠道之一,但同时也表示ICO的法律定位尚不明确,监管仍处于空白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