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科兴内讧再调查:15年前的“桌下交易”

北京科兴陷入股东内战。(视觉中国/图)

(本文首发于2018年5月24日《南方周末》)

这份备忘录约定了北京科兴以买壳的方式在OTCBB挂牌的实施步骤,以及上市公司继续维护北大未名的绝对控制地位、保证北大未名在北京科兴未来的业务发展中起主导作用。

潘爱华认为,自己和尹之间存在信任危机,“原来把你说的话当圣旨,忽然之间不信任了,他每一次都怀疑我的话”。

从“接管”事件发生以来,不断有“科兴员工”给潘爱华写公开信,目前已经写了13封,讲述他们所遭遇的暴力接管,以及对此次股权争夺的看法,甚至有人称他是“北大生物城的野蛮人”。

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北京科兴”)股东之间的内讧仍在升级。

2018年4月17日、5月19日,北京科兴董事长潘爱华率领安保人员两次试图“接管”北京科兴的公章、财务资料,以及位于上地、昌平的厂房,其与尹卫东为首的管理团队之间的对峙已持续一个月。

“他有什么正当性,把一个正当运营的企业贴封条?谁给你的这个权力?”尹卫东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股权争夺不应该影响到企业正常生产和运营,“争夺你可以啊,你买啊,你谈判啊,你抢什么呢?”

但潘爱华也觉得委屈,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“很多人跟我说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。可这情况就类似我在街上受到人追杀,我跑去找警察,警察说你们有纠纷应该到法院判决。等到法院判决来得及吗?那时我已经死了。”

北京科兴是中国疫苗龙头企业之一,此次股东内讧发端于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科兴控股私有化过程。

两年多来,以科兴控股CEO尹卫东为首的买方团和以潘爱华为首的A股上市公司未名医药系买方团一直在争夺其控制权(详见南方周末2018年5月3日《科兴:创业时亲密似兄弟 肥了后撕起如仇敌》)。

大股东换位

2018年5月18日上午,尹卫东出现在中关村软件园国际会议中心参加中关村创新论坛。在“中关村创新发展40年40人”评选中,他与柳传志、段永基、王选等人一起,获得了中关村创新发展40年杰出贡献奖(个人)。

尹卫东的获奖身份,是科兴控股董事长兼CEO、中关村上市公司协会会长。科兴控股(NASDAQ:SVA)是一家注册在安提瓜和巴布达的离岸公司,200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其主要资产和运作实体,则是北京科兴,一家疫苗生产企业。

这天下午,论坛结束后,尹卫东又出现在中关村生命科学园参加工商联的会议。这两个地方,距离北京科兴的总部北大生物城都不远,但尹卫东至少已经一个月没有踏入北京科兴的办公室了。

北京科兴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39号北大生物城,与未名集团共用一个大门出入。大门口醒目地矗立着米白色的未名集团中英文名称,很容易让人忽略大门右侧卧着的那一块刻有“北大生物城”字样的灰色石头。

最近一个月内,尹卫东曾在某个夜晚试图进入这个大门,保安在门口拦下他的车,要求拍照以验明身份,他摆手让司机掉头离开。

1980年代,尹卫东卫校毕业后成为河北唐山一名基层疾控人员。在甲肝大流行期间,他因为采集到甲肝病毒、分离出毒株、随后研制甲肝诊断试剂,23岁时获得河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,成为河北省56位“有突出贡献的专业技术人才”之一。

1995年,尹卫东与一家新加坡外商合资成立的唐山怡安生物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唐山怡安”),与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合作研究甲肝灭活疫苗,并于1996年进入国家科委“九五”国家医药科技攻关计划,获得了来自政府的36万元资金支持。

1998年,潘爱华作为深圳科兴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深圳科兴”)总经理,在派出一个工作小组到唐山怡安考察后,决定借款500万帮助其完成疫苗的临床试验,并鼓动尹卫东到北京来发展。

2001年4月28日,深圳科兴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、唐山怡安生物工程有限公司、新加坡华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注册成立了北京科兴,三者占比分别为51%、24%、25%,注册资金1亿元人民币,其中唐山怡安以疫苗技术出资,而另外两家都是货币出资。

后来,深圳科兴股东结构调整,将所持有的北京科兴股份转给了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(以下简称北大未名)。潘爱华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北大未名那么多对外投资,大多以无形资产出资,北京科兴是北大未名历史最大的现金投资、货币出资5100万元。

但在尹卫东看来,潘爱华特别像是一个天使投资者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